财务造假从哪些地方可以看出来!

财务造假从哪些地方可以看出来!

好吖好大账房小编和你讲讲财务造假的那些事!

财务造假的四重境界和七个案例

财务造假是对投资者伤害的一种情形,没有之一(www.qkL888.cn)。如果以后证券法修改,财务造假还需要退市的话,那么投资者的损失将无限大。因此任何一个在A股混的投资者都必须掌握扫雷财务造假的方法。

在财务造假的会计分录里,初善君做过初步的探讨,财务造假的目的一般是虚增利润,也就意味着利润表中净利润是虚增后,那么净利润必然转入所有者权益的未分配利润科目,与此对应资产负债表的科目必须也要有造假的科目。所有者权益的未分配利润虚增的话,对应的要么是虚减负债,要么是虚增资产,由于调减负债比较困难,因此虚增资产是财务造假最常见的手段。同时根据是否需要现金流量表的配合和如何配合,把财务造假分成四种境界。

1境界一:只要利润,现金流就不管了

财务造假的重境界就是现金流完全不参与,是相对简单的财务造假形式。一般情况下,企业会虚增收入来达到虚增利润的目的,虚增收入的方式就是虚增应收账款或者应收票据,这些虚增的收入并不会通过现金流流入企业。这也是为什么2018年市场对现金流差的环保和中药企业如此待见的原因,也是最简单暴力的排除企业财务造假的方法。

案例一:郑百文的财务造假案。

郑百文为了上市,走上了财务造假的不归路。其造假方式简单粗暴,公司在不符合IPO条件的情况下,成立了以财务总监为首的假账班子,通过虚增应收账款的方式,将公司打造为营业收入超40亿元的沪深两市大商贸零售公司。虚增应收账款主要以商品返利的形式,公司让入住郑百文厂家以应付商品返利款为付的名义打欠条,计入当期应收账款,为避免法律纠纷,外加补充说明——欠条只供郑百文做帐,不作还款依据。

在摇身一变成为上市公司后,郑百文原形毕露,公司控制人将2亿元募集资金拆借挪用,总资产仅为6亿元的公司连续两年内累计录得15亿元的巨额亏损,公司濒临破产,被三联集团收购重组。

案例二:皖江物流造假案

2009年,皖江物流(芜湖港)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方式,向淮南矿业集团购买其持有的淮矿铁路运输有限责任公司和淮矿现代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的100%股权,交易价格18.62亿元。淮南矿业集团承诺,铁运公司和物流公司2010年度实现的经审计后的净利润合计不低于3.2亿元,2011年度实现的经审计后的净利润合计不低于3.84亿元,2012年度实现的经审计后的净利润合计不低于4.61亿元。如果未能达到上述业绩承诺,其差额部分由淮南矿业集团在该会计年度的铁运公司和物流公司年度审计报告正式出具后的二十个工作日内以现金向公司补足。

为了完成业绩承诺,皖江物流通过虚构收入和阴阳合同的方式虚增收入和利润,在造假2012年,其报表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应收账款增加了32.27亿元。

这种财务造假的特点很明显,广大投资者深受其害,也基本学会了:应收账款增速大于营业收入增速;收现比(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营业收入)长期小于1甚至更低。当然,现金流差只是必要不充分条件,有一些行业天生现金流就不好。

2境界二:要利润,也要现金流入

财务造假的第二重境界就是利润表虚增收入和利润的同时,虚增相应的经营现金流流入,对应的资产负债表虚增的不是应收账款,而是货币资金。很多朋友会说,货币资金怎么造假,银行函证肯定搞定了,哪有银行愿意配合公司财务造假的。可是这篇神州从未让人失望过,2018年都还有萝卜章,都还能自己给自己出具审计报告,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因此私刻印章、虚假回函、甚至开假银行网点也是让人大开眼界。

而且此种情形还有升级版,即通过预付账款、其他应收款等形式把钱转到关联公司,一圈丢丢转转,然后通过经营活动现金流入,从现金流角度这就是完美的生意。

案例三:圣莱达财务造假案

圣莱达2014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预计圣莱达2015年度净利润亦将为负值,连续两年为负的话会被ST,于是公司铤而走险,2015年开始了财务造假之路。

一是圣莱达通过虚构影视版权转让业务虚增营业务收入1000万元。

具体的方式是签订虚假销售协议,确认虚假营业外收入。2015年11月10日,圣莱达与华视友邦签订影片版权转让协议书,约定华视友邦将某影片全部版权作价3000万元转让给圣莱达,华视友邦应于2015年12月10日前取得该影片的《电影片公映许可证》,否则须向圣莱达支付违约金1000万元。当月,圣莱达向华视友邦支付了转让费3000万元。

2015年12月21日,圣莱达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认为华视友邦未依约定取得电影公映许可证,请求法院判决华视友邦返还本金并支付违约金。2015年12月29日,圣莱达与华视友邦签订调解协议书,约定华视友邦于2016年2月29日前向圣莱达支付4000万元,其中包含1000万元违约金。次日,法院裁定该调解协议书合法有效。2016年1月29日至2月29日,圣莱达分三笔收到华视友邦转入的4000万元。圣莱达将华视友邦支付的1000万元违约金确认为2015年的营业外收入。

二是跟政府签订协议虚构政府补助1000万元。2015年12月31日,圣莱达发布《关于收到政府补助的公告》,称收到宁波市江北区慈城镇经济发展局和宁波市江北区慈城镇财政局联合发文,公司获得极速咖啡机研发项目财政综合补助1000万元,确认为2015年度本期收入。

这种造假方式就是通过控股股东的关联公司支付给对方,然后对方在把钱转进来。比如政府补助这笔,由控股股东关联公司宁波金阳光先以税收保证金的名义向慈城镇政府转账1000万元,然后再由慈城镇政府以财政补助的名义将钱打给圣莱达。

案例四:金亚科技造假案

金亚科技顶着“创业板首批上市公司”的光环于2009年10月登陆资本市场,然而由于行业的原因为了留住上市,也开始了财务造假。

2013年公司业绩出现大幅亏损,为了落实周董事长2014年度扭亏为赢的重要指示,公司财务负责人设置了 006 和 003 两个会计核算账套,虚增收入、成本,配套地虚增存货、往来款和银行存款,虚增2014年度净利润8049万,虚增中国工商银行成都高新西部园区支行银行存款2.18亿元。

对于境界二的造假,我们很难通过经营现金流与利润表的匹配来判断,也就是说收现比和净现比都失效了。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常识来判断,比如要警惕大存大贷的企业(真不是点名康美药业和康得新),比如计算利息收入和货币资金的匹配性,虚增货币资金无法产生利息收入的,比如查看货币资金的受限情况(财务报表附注有披露)。当然,预付账款和其他应付款等科目余额特别高,且没有合理的解释也是需要我们注意的(大家可以看看雏鹰农牧的资产负债表)。

3境界三:要利润,要现金流入,也要现金流出

财务造假的第三重境界,就是虚增利润的同时,不仅虚增现金流入(或者也不需要这一步),还需要虚增现金流出,从而把资产负债表的造假科目变成存货等内容。而由于农业企业存货的难以核查性,这种境界的大部分造假公司都在农业企业。

远在十年前的蓝田股份、银广夏,近年来的绿大地和万福生科,还有这几年扇贝游来游去的獐子岛,都是典型代表。

案例五:绿大地造假案

作为云南省家A股上市民营企业和园林绿化行业家上市公司,绿大地头顶一个不祥的公司名称,上市以来业绩连年高速增长。直到2010年春季,时逢西南地区百年不遇旱灾,绿大地三次下修业绩快报,业绩五次变脸,大幅计提苗木存货减值。

经查,绿大地在上市前三年采用伪造合同、发票、工商登记资料等手段,虚构交易业务,虚增资产0.7亿元、虚增收入2.96亿元,主要虚增资产以存货的形式表现在资产负债表中;上市之后,公司被迫以一个谎言维系另一个谎言,2007-2009年间,绿大地通过伪造合同和会计资料、销售款转回等手段,虚增资产2.88亿元,虚增收入2.5亿元。公司借2009年西南地区百年不遇旱灾之东风,妄图通过大洗澡将旧账一笔勾销,却难逃证监会火眼金睛。

案例六:万福生科造假案

万福生科的造假模式是用公司的自有资金打到体外循环,同时虚构粮食收购和产品销售业务,虚增销售收入和利润。为完成资金体外循环,万福生科借用了一些农户的身份去开立银行账户,并由万福生科控制使用,有些个人银行账户甚至连农户本人都不知道。

具体流程是,它首先把自己账上的资金打到其控制个人账户上去,同时在财务上记录粮食收购的预付款,再相应的做粮食收购的入账,完成原材料入账。之后再把这些实际控制的个人账户的钱,以不同客户回款的名义分笔转回到公司的账户上,财务上对应地做这些客户的销售回款冲减应收款,再相应的做客户销售收入等账目,利用资金的循环达到虚增销售收入的目的。

万福生科造假流程遍及到它的进、存、产、销的各个经营环节上,参与的人员比较多,总体上来说是龚永福授权财务总监来具体执行,执行过程中是财务总监来具体分配任务,每个参与的人员完成各自负责的一部分,俨然是流水线式的造假流程,体现出造假的系统性比较强。

万福生科在做资金的体外循环中也变换了很多种方式。比如有两个500万转出去,回来的时候不一定就是两个500万回来,可能会拆分成几笔,把回款的资金拆的比较零碎,想做那个客户的回款,就假冒成这个客户把钱打回公司账户上。

把款打回来之后就涉及到一个问题,银行的回单上会显示成个人账户打回来多少钱,而不是客户打回来多少钱,为了掩盖这个情况,万福生科又伪造了大量的银行的回单,私刻了若干个银行的业务章,盖在上面。他们做的单据很逼真,调查人员也是在反反复复翻银行回单的时候发现了蛛丝马迹,最终还是把这些造假的银行回单给找出来了。

对于第三重境界,典型特征就是净现比会比较低,同时存货等流动资产科目余额持续增长,然后期待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洗澡,就可以洗白了。这里究竟什么样子的净现比算比较低的净现比呢,初善君觉得重点不是值,而是跟同行业对比进行判断。

各位可以自行学习獐子岛和尔康制药的案例。(两篇文章的链接)

4境界四:要利润,要现金流入,也要投资现金流出

财务造假的第四重境界是虚增利润的同时,虚增经营性现金流流入,同时虚增投资性现金流流出,在资产负债表体现的科目就不是存货类的流动资产,而是转移到了更难审查的非流动资产,如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

虽然相对于银行存款和存货,固定资产和在建工程等是实打实的资产,看得见、摸得着,投入资金巨大,但是很难说得清,也就是说这个在建工程或者固定资产究竟值多少钱完全说不清,自然就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

案例七: 锦州港财务造假

这是一个很久之前的造假案例,十五年前,有一家浓眉大眼的国资背景企业,在KPMG三年无保留意见的背书下,受到了前文所提的“夏草”老师公开质疑,牵涉出一桩财务舞弊的悬案。

锦州港,环渤海地区枢纽港口,1998年登陆资本市场,中规中矩的港口公司,上市以后业绩表现平庸。2002年,民间财务杀手“夏草”公开质疑锦州港财务造假,洋洋洒洒列出数点理由,核心论点在于公司固定资产周转率(0.21)远低于同为环渤海港口的营口港(0.6)和天津港(0.67)。锦州港的在建工程和固定资产多在水下,审计师难以核查,但固定资产规模逼近北方大港天津港,着实令人费解。

一石激起千层浪,锦州港一开始对于“民科”的质疑不屑一顾,但公司旋即停盘。两天之后,公司临时股东大会完成了董事长改选;不到一周,公司公告收到财政部下达的《关于锦州港股份有限公司的行政处罚决定》,“公司对在建工程确认不准确,1998-2000年多列资产11939万元”(实际虚增资产超过4亿元)。2003年,锦州港对以前年度存在的重大会计差错进行了追溯调整,分别调减2000年、2001年净资产及2001年净利润4.66亿元,5.01亿元和3.54亿元。没有人知道锦州港财务造假的动机,但锦州港前后两任董事长张宏伟和关国亮都是资本运作的老手,背后或许也另有一番故事吧。

对于财务造假的第四重境界,通过净现比很难判断,但是初善君依然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个思路:就是固定资产周转率和总资产周转率会下滑,因为虚增的资产不能带来收入。当然这种情况其实核查的难度是的,尤其是在如今的A股,通过在建工程来调节利润的很常见。

总之,财务造假四重境界,一重高似一重,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初善君也是毫不保留的把四重造假的排雷方法分享出来。投资中,排雷无疑是步,一些基础的财务分析就可以把一些违背常识的雷很容易排除了。

主营产品:模温机,冷水机